亚裔美国人为何支持民主党

议政

以下摘引部分原文内容, 全文见纽约时报原文链接

在仅仅20年的时间,亚裔美国人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支持率就提高了一倍多,从1992年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得到的31%,上升到了2012年奥巴马总统得到的73%。 这个转变是在苏联解体和冷战结束之后开始的。这两项历史发展让反共的亚洲移民,如祖籍中国或韩国的人,摆脱了意识形态这个单一议题的限制。在那之前,意识形态考量牵引他们向共和党靠拢。

今天,人口达1720万的亚裔美国人,是民主党增长最快的支持者群体之一。亚裔拥有个人财富、在企业界成就卓著、收入水平高、抱有传统家庭观念和强烈的敬业精神,从某些角度看,亚裔选民似乎是较为保守的政党争取的对象。尽管如此,共和党却持续不断地失去他们的支持。

据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政治学教授李大九(Taeku Lee)说: “尽管亚裔因其教育和经济成就而受到称赞,但这个群体在各种情况下经历过差别待遇,也在各种情况下认同为少数族裔。”

现在出现一个问题,就是以种族或族裔为基础的平权行动,导致亚裔对自由派议程的忠诚出现了分歧。有60多个亚裔美国人团体已向司法部和教育部提出申诉,指控哈佛大学及其他一些顶尖院校优先取录非裔和西语裔学生的倾向,降低了亚裔学生的入学名额。申诉是基于以下事实提出的:亚裔群体在标准化测试中的分数和水平,比包括白人在内的竞争人群要高出很多。 由美国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提供的数据编制而成的附图显示,2015年SAT考试中,在所有族裔里,寻求升入大学的亚裔学生获得的平均分是最高的。SAT三项考试(批判性阅读、数学和写作)的总分,亚裔为1654分、白人为1576分、非裔1277分、墨西哥裔1343分。满分2400分。

2005年,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教授托马斯·J·埃斯彭席德(Thomas J. Espenshade)和普林斯顿人口研究办公室(Office of Population Research)的统计学家郑昌勇(Chang Y. Chung,音)在《社会科学季刊》(Social Science Quarterly)上发表了题为《精英大学录取偏好的机会成本》(The Opportunity Cost of Admission Preferences at Elite Universities)的研究,发现“如果大学录取过程不再考虑种族因素,亚裔申请者会是最大的赢家”,研究是在“三所顶尖私立研究型大学”进行的,作者拒绝透露院校的名字。他们写道,那些大学的亚裔学生入学比例会由23.7%升至31.5%。

去年,由民主党控制的加利福尼亚州州议会考虑让选民举行公投,决定是否在公立高校恢复考虑种族背景的录取政策,亚裔美国人对基于种族的平权行动的抵触由此显露出来。亚裔选民纷纷向议员打电话和发邮件,表达对种族偏好的反对,以致州议会的三名亚裔民主党参议员表明了反对立场。议会领导人物只好放弃了全州公投的计划。

黄吉娜指出,在衡量政治意识形态的一个关键问题中,“58%的亚裔美国人支持‘大政府多服务’多过‘小政府少服务’,而在美国人口总体中,只有39%的人持同样立场。” 同样的左倾立场在其他议题上也很明显,黄吉娜说,“亚裔美国人比一般美国公众更支持奥巴马医改(Obamacare),也更支持环境保护应优先于经济发展。”黄吉娜写道,在移民问题上,对于向无证件移民提供成为公民的渠道,亚裔群体的支持度也在稳步提高。“因此,共和党在移民问题上的言论愈发尖厉之时,亚裔社群实际上走向了相反方向。”

亚裔美国人富裕、在市场上获得了成功,而且身居要职,使其自由派政治倾向更加引人注目。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称,亚裔“是美国学历最高、收入最多、增长速度最快的族群。” 在2014年,亚裔的家庭收入中位数是74297美元;白人是60256美元;西语裔是42491美元;而非裔则是35398美元。亚裔就业人口中,有60%拥有大学学历,而白人是37%,非裔是27%,西语裔是18%。一半亚裔从事管理或专业工作,相比之下,白人是39%,非裔是29%,西语裔是20%。 与其他种族和族裔的美国人相比,亚裔美国人的家庭结构也截然不同。2013年,亚裔非婚生比率是17%,仅比白人(29.3%)的一半高出一点,远低于西语裔(53.2%)和非裔(71.5%)。 亚裔抱有很强的工作热情,相信“只要努力,多数人都能出人头地”的比例,比不相信的人高出42个百分点(69%对27%)。在全体美国成年人当中,这种意见差距只有18个百分点(58%对40%)。

对分歧严重的堕胎议题,亚裔美国人的态度比整体选民更加开放。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数据,支持在大多数情况下堕胎应该合法化的亚裔,比持反对意见者多出17个百分点(54%对37%)。相较而言,一般大众支持堕胎合法化的,只比反对的多8个百分点(51%对43%)。

从以上数据中可以得出什么结论?以下是一些初步推断。

首先,虽然亚裔经济宽裕,但他们正在变成民主党民调专家斯坦·格林伯格(Stan Greenberg)形容为“崛起的美国选民”里的中坚力量。这些选民是由黑人、西语裔、单身母亲和年轻选民组成的自由派联盟。在这方面,亚裔美国人与另一个和民主党关系紧密的少数族裔相似,即美国犹太裔,后者同样在收入和教育程度上远高于平均水平。皮尤研究中心调查显示,42%的美国犹太裔家庭年收入超过十万美元,相较之下,全美收入达到该水平的家庭只有18%。与之相似,58%的犹太裔拥有大学学历,而总人口中只有29%的人拥有。

根据皮尤数据,70%的犹太裔认为自己是民主党人,或倾向于民主党;22%认为自己是共和党人,或倾向于共和党。亚裔美国人与黑人、西语裔、犹太人一样,都有过被边缘化和被社会排挤的经历。这四大选民团体秉承着同样的信念:自力更生地勤勉工作,与支持有力的政府以及可靠的社会保障并不冲突。这种观点与共和党内的茶党和华尔街派系大相径庭。他们都认为,自力更生与“大政府”的观点相互矛盾。

这或许体现出,亚裔美国人、犹太人、黑人和西语裔秉承的相似价值观,已经足够凝聚成一个自由派联盟。然而这个联盟中的一些成员,未能在社会经济阶梯上,与其他人同步前进。这正是跨越阶层的美国左派所面临的一个大问题。他们的共和党对手推出了各个族裔的总统候选人,决心以牙还牙。共和党宣称,他们是最重视阶层向上流动的政党。一年之后,当选民们前去投票时,共和党的此番宣言就将受到前所未有的检验。

    发起回帖

    linli

    签名档: 邻里管理员